喝醉了她的梦,晚安

最近我的一部分朋友惊讶于我迷恋上了马頔,就是那个留着板寸头,唱起歌来有点略带忧伤的少年。 我喜欢马頔同学其实已经很久,只是从不对人说而已,也不在有人的地方听这一类的歌,大抵也是没人知道我的这一喜好,自…